专注吃粮20年。

北野

她浅酌一口清酒,娓娓道起很久之前的故事
那时候有两个人,不知是谁许下诺言:这天下,我要;你,我也要。
然而那人终是负尽了天下负了她。只留她一人红妆待嫁,守枯城,还在等。
她说这是很久之前的故事,以致现在的她分不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。
她说这话的时候,一身如血红衣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北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